洋外教在中国(第1页)_原创征文 - 爱尚生活
洋外教在中国
2011-12-07 12:11:48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241466

去年春天我在山东师范大学进修期间认识了约翰———位来自美国华盛顿的洋外教,三年前,约翰的妻子玛丽被美国政府批准自愿到中国扶贫支教,已经退休在家的约翰陪同前往。他们的目的地是中国山东,一个美丽的家家垂柳、户户泉水的东部城市。

约翰的美式英语讲得很慢,又很标准,连我这个“哑巴英语”出身的人都能和他做简单的交流。一堂堂口语课,经常被约翰变成 “演讲与辩论”课,每个学生轮流上台用英语演讲,或者结成小组,就一个时事话题展开辩论。课堂上遇到学生一个单词的发音不标准,约翰能够不厌其烦地纠正好几遍,夸张的表情和逼真的动作经常逗得同学们捧腹大笑。同学们笑场,约翰也跟着笑,虽然有时候他并不知道大家在笑什么。

时间久了,同学们逐渐认同了约翰的教学方式。每当满头银发的约翰步履轻快、神采奕奕地走进教室,同学们总是热情地和他打招呼。课间休息的时候,同学们总是围着他问长问短,他忙得连口水都顾不上喝。这种无拘无束像朋友一样亲密相处的教学模式让约翰和同学们很快打成一片。

约翰备课非常认真,连外语学院的几位中国教授都自叹弗如。每次上口语课他总是背来一大摞资料,事先准备很多教具、图片,教学中利用各种身体语言,引起同学们的兴趣。有时他还背着笨重的收录机,不辞辛苦地从一楼爬到七楼的教室。上约翰的口语课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我总是意犹未尽。

约翰一直不习惯教室里的讲台,不喜欢站在讲桌后面授课,他喜欢坐到我们中间,讲到激动处甚至以课桌为椅子。约翰非常不理解有些同学的安静,有些英语基础差的同学不敢说不敢讲,害怕遭到别人的嘲笑。约翰总是尽其所能调动起大家的积极性,让大家和他一起在教室里疯起来,课堂气氛相当活跃。说心里话,我从小到大习惯了老师严厉的课堂教学,对约翰这种无拘无束的西方教学方式充满了惊奇和新鲜。

一次口语课,约翰和同学们商量把教室搬到泉城公园去,同学们雀跃欢呼,纷纷投赞成票。没想到却遭到了班主任的反对,怕他带同学们到外面不安全,活动范围尽量别出校园。约翰很失望,他耸耸肩,摊开双手做了一个很无奈的动作。

约翰的腰椎不太好,逢阴雨天气,他就腰疼,他已经年近古稀,像他这样年纪的中国老人早已经在家含饴弄孙,侍花弄草,而他还奔波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和他喜欢的学生待在一起。

约翰是一位热心肠的美国老人,一次他出门购物,出租车在十字路口等候绿灯的时候,一位老太太颤巍巍地上前乞讨,无视周遭川流不息的车辆。约翰匆匆忙忙地下车,扶老人到了路边人行道上,塞给老人一张100元的票子。连出租车师傅都竖大拇指,这样的老外不多见!

约翰居住的酒店楼下有一个垃圾池,他经常看到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年妇女在垃圾池里扒拉,他和玛丽把不穿的旧衣服洗干净,整整齐齐地叠好,放在垃圾池旁边。心地善良的约翰无论走到哪里,总是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保持着高度的同情和尊重。

约翰在公共场所逗留的时候,总有些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主动上前搭讪。约翰猜想他们是想练习口语,所以他从来不拒绝他们。甚至有很多次他和那些年轻的学生一见如故,在公园里、商场里相谈甚欢,每每错过了回家吃饭的时间。

只要一有假期,约翰就背起背包去外地旅行,他出门旅行从来不跟旅行团,要么自助游,要么约上几个驴友同行,他喜欢用脚去丈量每一寸土地,用心去感悟每一处风景。讲起在中国的所见所闻,约翰兴奋地像个小孩子,他喜欢中国的美食,喜欢户外运动,喜欢少林功夫,觉得中国最美的风景在云南,他说云南是中国民族文化的发源地,骨子里透着一种大家风范,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

什么是梦想?什么是生活?当很多人在追求(American  dream)美国梦,想挣更多的钱,开更好的车,住更好的房子的时候,来自大洋彼岸的约翰给了我们一个答案!能够按自己心里所想的去生活,不正是我们所梦寐以求的理想生活吗?

(第二届“与爱同行”原创征文大赛二等奖作品)

对本文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换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