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好兄弟小顺儿(第1页)_原创征文 - 爱尚生活
我和我的好兄弟小顺儿
2011-12-07 12:22:20 来源:互联网 浏览次数:211689

我和他小顺儿从小都在一个村子里生活,那个伙伴之间的友情现在想来却是最美好的。小顺儿比较调皮,连我这一个乖巧的孩子在他成天的怂恿下也成了村里有名的捣蛋鬼。什么打鸟窝,偷鸟蛋,在别人家的狗尾巴上放上一串鞭炮点了,让狗四处乱跑,惊了东家的鸡乱叫,吓了西家的牛脱了缰绳冲破牛棚是常有的事,而我们在这个情况下最开心了。

自然我和小顺儿是最惹人讨厌的,但是我们两个认为别人的看法不要紧,只要自己开心就行了。记得从两岁的时候就会跑路,与他嬉戏胡闹足有两三年。家里总是有人来找爹娘,说我在外边儿干了什么坏事,要找我好好算账。爹娘是个怕事的主儿,从不愿意和邻居闹矛盾,每次都好言赔礼。但是每次来问罪的人走了后,爹娘就变了个脸,大发雷霆。警告我说要是再敢和小顺儿在一起瞎搅和,便家法伺候。

就在这时候,在我家院墙上早就伏着一个身影儿,我知道那是小顺儿。招呼着我继续去胡闹,我的心就野了,听不进爹娘的话,只等爹娘教训完,立马冲出去拉着小顺儿的手去玩闹。

其实也怪不得小顺儿这么野,他没有爹。他的爹早在他出生的时候去拉大车累死了,因为他们家穷,娘又有病,他爹便没日没夜的干活自然受不了,丢下这娘儿俩撒手人寰。那时小顺儿才八个月大。小顺儿还小,是他娘硬是带病帮人家洗衣服,靠着两钱儿勉强过活着。小顺儿不知道爹长得啥样儿,只是嘴里念叨着他有个爹。我和他在一起,经常听他在玩累的时候对我说着这事儿。我幼小的心里便不是滋味儿,同情他便坚定的和他玩。

有一次,他和我说他梦见他的爹了,显得好高兴,说他爹有七尺多高,浓眉大眼,十分强壮,小顺儿从没有这么的自豪。小顺儿从没有把村里的人对他的看不起放在心上,可是把这个梦放在了心上,就当他好久以来,终于有个爹的印象了。

小顺儿自从做了那个梦以后有时会哭,是因为他梦里的爹。他说他看见别人的爹都在抱着自己的孩子,可是为什么自己的爹不抱自己。小顺儿一直认为他的爹就在他身边,跟其他人的爹一样活生生的有血有肉,也应该是抱着自己的,小顺儿便就此有了心事。

因为思念这他的爹,变得不那么野了,好生不开心。我们两个是好兄弟,当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当然就要同当了。我拉着小顺儿去了河边,拿了一摊污泥,我说我要帮他做个爹,小顺儿像吃了好东西似的一个劲的感谢我。我和小顺儿就做了个小人,当作他梦里的爹。不过小顺儿不开心了,说他的爹太小了,应该是十分高大的,于是我们两个从新开始做,从那个早晨做到傍晚做了一个好大好大的泥人,跟现在的兵马俑里面的人相比就是小了一点点。我们没有什么艺术概念,只是模仿着戏台上的花旦尽力做到像的。我还记得小顺儿看见那个泥人真当他的爹了,还有模有样的叫着爹啊爹的。

小顺儿知道一提到他爹,娘就会吧嗒吧嗒的掉眼泪,所以不敢把泥人带回家。所以我们又给他爹找了个住处,住在那个破败了的土地庙的神像后面,我们又打扫了一下,看着蛮干净也能当房子住了。

小顺儿说我真是他的好兄弟,不过我们不懂得结拜,更是没有想起这个结拜的事情。小顺儿经常去看他爹还带着我。有时会带点儿他自己省下来的好饭好菜,他认为他的爹一定会吃到的。有时为了防止老鼠一类的东西抢他爹的饭吃,还给饭搭了个小棚,做防御老鼠偷吃呢。这种事情经常做,而那个饭菜他爹真的吃掉了,因为我们每次去饭碗里的饭总是空空的。但是那个他搭的小棚老是被弄坏,他认为这是他爹不好拿饭碗,索性把小棚拆了的关系。小顺儿就这样认为着,便不搭小棚了。还嘱咐他爹一定要快点吃,别被老鼠抢了先。

我和小顺儿便有了这个看他爹任务,所以在那个时候,小顺儿就已经把我当兄弟看了,因为只有我一个人肯陪他去,所以我俩感情很深。

后来上了我上了学,小顺儿没有钱不能和我一起同去,便呆在家里。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机会就这样少了,但是不大要紧,因为小顺儿每天早上到我上学的时候,就会拿两个馍馍陪着我一起去,有时在路上我们还会像往常一样干一些不寻常的恶作剧,但是没人知道是我们做的。

我上的学校很小,只有几间教室,校门都没有,跟我家的院子差不多。小顺儿可以偷偷地溜进来,我们的刘老师还以为他也是个学生,邀请他进来上课。但是小顺儿吓得一溜烟就走了。所以他只在教室远远地小山岗上等我放学,满山遍野的跑来跑去,还摘了像玉米果,桑葚,野枇杷一类的果子留给我吃。

我觉得小顺儿还真是好,真把我当兄弟看。所以我被人欺负的时候,他总能像大哥一样的帮我教训那帮坏孩子,尽管我的年龄比他大一岁,可是我愿意在心里把他当做大哥。

我和小顺儿总是在一起,我会以他的快乐为快乐,对他来讲也是这样的。

十八岁那年,我考上了省城的大学。我们两个都哭了,一个十八,一个十七的男子汉竟然就这样把我们最不愿意的的东西流了出来。小顺儿自然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他。那次我对小顺儿说我不上大学了,但小顺儿说不能耽误我的前途,四年也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的。

在那棵搭车去省城车站的歪脖树下,小顺儿背着我的行李,话别了许久,一双拉的紧紧的手被去省城的路而松开了。但我在我心里说,不就是四年吗?四年一过,我就回来。

到了省城,看不见小顺儿,心里怪不是滋味儿的。我给小顺儿写了信寄过去。但是小顺儿不认得,村子里也没有教书先生,几乎都是不认得信上的字。小顺儿给我打来电话,说认不得那字是什么意思。所以小顺儿希望他能有学上,村子里的孩子们都有学上,也能像我一样多认几个字。在电话里我答应了他,大学读完,我就回来教他读书认字。

在大一的时候,我和小顺儿经常通电话,小顺儿说他很好,没有什么不好过的地方。但是那年我走了不久后,小顺儿的娘因为没钱治病得肺癌病逝了,但小顺儿没跟我说,不然我也能帮帮他,这让我一直后悔作为兄弟,眼睁睁的看着小顺儿的娘被病魔夺走生命。

后来,小顺儿没有跟我通电话,一直都没有,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或许是小顺儿有事情可以做了,在很远的地方。

大四一晃眼就读完了,我迫不及待的背着行李坐着返乡的大巴车回到了村子里。我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小顺儿,可是来到他家,都破败了,蜘蛛网都有了。我知道小顺儿一定有事了。后来村子里的老人告诉我小顺儿死了,他为了修一间房子被砸下来的砖头击中头部而死了。那一刻,我觉得只是天旋地转,小顺儿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呢?

村子里的孩子们说小顺儿盖的是一间教室,但是因为没有钱,只用了山上自己采的石头。小顺儿对孩子们说要等我回来教他和孩子们读书认字,好好的做一个有学问的人。小顺儿为了提早让孩子们能够上学,在我给他打电话说教他识字的第二天,他就开始了盖教室。

小顺儿死了,作为他的好兄弟我十分难过和悲哀。我站在小顺儿还没盖完的教室面前似乎看到了他的背影,那是我的好兄弟。后来,我没听父母的话继续回到省城攻读硕士,而是拾起那一块块小顺儿还没垒砌的石头,用自己的手一点点的盖好了那间教室,从中的辛苦我才感受到小顺儿想读书的殷切。所以我放弃城市生活的美好做了一名乡村教师,好好的教孩子们学习知识。

我在教室的后面留了一张空的课桌,那是给小顺儿留的。每每看到孩子们有模有样的读书,我就会望去那张闲置了很久的课桌,就好像看到了我的好兄弟小顺儿在那里趴着认真的写字。

(第二届“与爱同行”原创征文大赛一等奖作品)

对本文发表评论:

验证码: 点击换一张